雨伞运动应该成为历史

2020-01-01 作者: 围观:994 21 评论
雨伞运动应该成为历史

雨伞运动两週年,我的最大感受与反省是它还未正式成为历史。

这是一个艰难又必须面对的问题。雨伞运动才结束两年,对许多参与者来说,当时许多画面细节仍然历历在目;直至今日,雨伞运动的影响力未消失,谈何成为历史?

没错,每次我回想起雨伞运动,都感觉它像是昨日之事。包围政府总部、佔领马路、搬铁马睡帐篷,与「手臀延伸」的警察对峙,它们是那幺具体而真实,怎可能忘记?但回过神来,它更像是一场梦境。它只是许多零零碎碎的画面、许多难以言喻的感受,组合而成的回忆。它还未成为历史,一部写在香港史书上的历史。

我认为雨伞运动应该要成为历史。说它要成为历史,不是要大家忘记过去。社会上曾发生过的大事件,都需要人们留下回忆纪录、文献,再作思考与研究,才能成为供后人理解的历史。正如六四民运,正因为香港留下了大量影片、资料,书本与研究,才成为多代港人不会也不敢遗忘的历史。雨伞运动也不例外。我们应该承认它已成为过去。对于过去的感受与画面,若我们不加以组织与整理,它们会逐渐在我们的记忆中碎片化、或扭曲,或消失。雨伞运动成为了历史,它才能被我们认真研究与分析。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有些人认为早前立法会选举高投票率与泛民本土仍然保住关键议席,是反映了雨伞运动的余波与正面影响力。但更早之前,不是有许多人宣称雨伞运动是失败了吗?不是说雨伞运动的失败重挫了公民力量与士气吗?到底今次立法会选举泛民的「成功」,是否真的受雨伞运动影响?它们的关係又是什幺?是街头运动的失败所以引致公民运动又回归到议会抗争之中,众人要守住最后一道堡垒,还是雨伞运动从一开始注定要成为议会政治「收割」的成果?我们还未釐清这些问题,我们还停留在个人经历的回忆,或者回味,或者无奈。

而且上面问题只属表面的层次。更深层与深刻的问题仍然被港人长期忽略。譬如,雨伞运动是一场公民抗命?还是它如本土派所言是一场革命?雨伞运动的武力冲突与手段,说明了它是不正当的吗?雨伞运动的成因何在,它真的是单纯反映了香港人争取民主普选的决心吗?这些争论更涉及深刻的史观与价值观争论。

当然,历史离不开诠释。每个历史都是当下的历史。雨伞运动同样要经历这种蜕变,要从众说纷纭的看法与记忆之中整理成「大敍述」。正如当下的香港,六四也变成一些人口中需要本土化、重新敍述与理解的历史事件了。在雨伞成为历史的过程中,不同人自然对它有不同的诠释。这些众说纷纭的看法必须逐一检视、搜证、讨论与批判。这样,雨伞运动及其历史意义,才能多元又谨慎地保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