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时报社论看数字论政策

2020-01-14 作者: 围观:814 39 评论
工商时报廿六日社论--看数字论政策 全文如下:

 最近政府相关部会公布的几则有关去年的统计数字,让人在第一时间看了大为振奋,包括:去年外销订单4,410.1亿美元,创历史新高;失业率4.24%,为金融海啸以来的新低;全球繁荣指数,我国教育排名高居世界第四。这些统计数字,若只看标题文字,真会让人觉得情势大好,可以摆脱去年「施政无感」或「经济谷底」的郁闷。然而,仔细观察这些统计数字的详细内容后,却让我们心情为之逆转,因为在这些亮丽数字或排名的背后,潜藏着未来就业与成长的重大危机。政府各部门非但不宜以前述数字与新闻沾沾自喜,反倒要面对事实,彻底翻转当前的政策思维。 

 首先,外销订单4,410.1亿美元创历史新高,达到新的里程碑,固然可喜可贺,惟年增率仅微幅增加1.1%,却是史上增幅第三低。更有甚者,12月及去年全年的海外生产比重,创历年最高水準,从趋势来看,整体外销订单海外生产比重已经四个月连续上升,12月的海外生产比重为52%,写下历年最高纪录。换言之,亮丽的外销接单数字,未能带来国内就业的增加,而日益提高的海外生产比重,显示这个情况的恶化。更进一步说,外销接单金额提高且海外生产比重同时上升,所产生的获利增加,只利于企业家,而无法泽被劳动阶层,使贫富差距更加恶化。 

 其次,关于失业率4.24%,为金融海啸以来的新低,显示就平均值而言,就业市场似乎有所改善,但若仔细观察失业率结构,就让人高兴不起来。从年龄层失业率分配观之,15~24岁失业率高达12.66%,25~44岁失业率也高达4.38%,均高于全体平均失业率4.24%,而45~64岁失业率只有2.31%。预计于月底出炉的年金改革方案,规划设计提高符合领取月退资格者的年龄,将诱使已在职场的工作者更延后退休,因而「国家未来主人翁」的失业情况势将更为恶化。另外,针对学历层失业率分配观察,国中及国中以下的失业率为3.52%,高中职为4.22%,均低于全体平均失业率4.24%;大专及大专以上为4.58%,其中大学及大学以上的失业率更高达5.37%。学历越高,失业越严重,显示学用落差十分严重。 

 令人难过的是,教育部却拿「全球繁荣指数」我国教育排名高居世界第四而沾沾自喜。英国列格坦研究所使用的9个指标,台湾都优于全球平均值,尤其是高等教育就学率、初等教育就学率、小学生师比等项,更是遥遥领先。我国高等教育就学率达83.8%,远高于全球平均值42%,主要是教育部允许大学浮滥增设以及允许高职与专科学校升级改制所致。甚至因浮滥许可增设研究所,以致每年「生产」45,000名硕士与5,000名博士,而使大学及大学以上毕业生失业率高居各教育层级失业率之冠。至于小学生师比15.3,其实是反映「少子化」与「流浪教师」人浮于事的现象。对此教育部不知检讨,竟然还引以为荣。 

 上述三个现象,看似互不相干,其实是环环相扣。由于教育部没有觉察到「少子化」趋势,长期浮滥允许大学增设以及允许高职与专科学校升级改制,导致大学生持续增加,平均素质降低,7分就可以进大学,这将是全球空前绝后的纪录。大学及研究所毕业生持续大幅增加,失业率当然提高,「高学历、高失业率」乃不足为奇。大学「生产」的大学生与研究生,大都以理论为主,在产业的生产流程中,不能全数吸纳;产业生产流程中需要一些能实际操作的中坚员工,教育体系却无法充分提供,加上台湾基层劳工的平均工资高于邻近地区,产业外移乃自然产生。「资本家无祖国」,何处能获利,就在何处生产,因而使「台湾接单、海外生产」情况日益严重,就业与所得分配也随之日益恶化。 

 要改善上述情况,中央政府的政策思维应完全翻转,不宜再「作之君,作之亲,作之师」由上而下规划与执行,以致订出一堆在冷气房产生的冷方案。台湾目前需要的是最能创造在地就业机会的在地产业,而在地产业只有在地政府最清楚。因此中央政府应该把产业发展的政策权下放,在角色上由主导者转为辅导者、由设计者转为评比者、由执行者转为监督者。让地方政府提出产业发展方案,依照方案所能创造就业的能量,提供相对称的财源。同时依照产业发展方案的达成结果,评比地方首长的绩效,作为未来政党提名参选或进入内阁任职的参考。如此,地方政府首长才会致力于良性竞争,在地产业可望蓬勃兴起,就业与所得将自然增加,贫富差距也因而改善。至于目前闲置的高等学历人才,也宜由地方政府设法「因才器使」:或许地方政府能顺利招商,吸引国际大型企业进驻而成为该地之「在地产业」,从而吸纳地方高级教育人才;或者协助地方的「博士农夫」、「博士黑手」,为地方另闢一片天,开创出形形色色的新产业。问题是,中央政府敢放手、愿意放手吗?